逆天销魂40作者水龙吟183

逆天销魂40

字数:11600
前文链接:

本故事纯属虚构,文中所涉及的一切内容,跟现实中的人、事、物完全没有关系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!

自从芸芯回宫之后,寒月的死穴彻底暴露出来,再也没有反抗的余地,为了守护心中的至爱,寒月日日夜夜承受着奸淫羞辱,但这位神族女皇并不知道,她要守护的人早已和羞辱她的敌人暗中勾结……

给寒月灌下媚药,引得寒月欲火如焚,随即让芸芯去撩拨、勾引寒月,但寒月害怕芸芯看到自己身上的淫具,只得苦苦忍耐,等芸芯走了以后,便将寒月抱到床上,抓住她的足踝,把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,没有任何意外,这位神族女皇的胯下早已湿的一塌糊涂了!

我道:「看得见,吃不着,很难受吧?」寒月抽泣道:「你不是人!」轻捏那粒樱桃般的红嫩阴蒂,寒月立刻颤抖起来,我道:「我是不是人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已经成为性奴了!」

持续的捻弄阴蒂,引得神皇陛下发出阵阵惊呼娇哼,只等寒月大腿颤抖,抵达高潮的边缘了,才将肉棒捅入她的嫩穴,开始大力抽插,寒月欲火焚身,败象已呈,再受鸡巴猛力冲击,立刻兵败如山倒,娇躯痉挛,口中不住的倒抽凉气,眼睛瞪的大大的,神色分不清痛苦还是欢愉,但战争绝不会因一方溃败而终止,胜者还要继续追杀败者!

神族女皇在高潮泄身的时候,依然被鸡巴捅插着,子宫口被龟头连撞十余下,寒月娇躯一抖,第二波高潮连续袭来,寒月发出难耐的惊呼,翻起了白眼,娇躯也反挺成弓形,但鸡巴的宰割并未停止,反而变本加厉!

只要自己舒服就好,哪管寒月是不是承受得住,抽插百余下后,寒月已经泄到虚脱,此时龟头才传来酥麻感,急忙加快耸动,跟着猛力一刺,龟头捅入寒月的子宫,开始灌浆射精。

压在寒月丰满的胴体上,听着寒月疲惫的喘息声,能感受到寒月的颤栗,插入子宫的龟头持续不断的传来快感,那是把一股股精液注入女人身体深处的奇妙感觉,轻咬寒月的耳垂,我道:「感觉到了吗?我的子孙在你的身体里游曳!」
寒月羞愤欲死,咬紧牙关不发一声,但穴里的嫩肉却情不自禁的痉挛,显然是被淫邪的语言刺痛了。

在芸芯看不到的地方,偷情和强奸一次次上演,我觉得那是偷情,寒月却认定那是强奸,但不论如何,寒月每天都可以喝到新鲜滚烫的精液,虽然她喝的无比艰难,无比屈辱,每次都哭的梨花带雨,但这也证实了这位神族皇者只是个娇弱的女子而已!

又过了十余日,在我的授意下,芸芯终于『撞破』奸情了,故作亲昵的替寒月更衣,寒月自然极力推拒,芸芯便装娇装嗲,嬉笑打闹,指尖『偶然』划过寒月的衣衫,碰触到寒月身上的细链,随即发出惊呼:「老公,你身上带着什么东西?」

寒月大惊失色,双手捂胸,倒退数步,芸芯冲了过去,撩起寒月的衣襟,随即痛哭出来:「老公,是谁对你下此毒手?」见她哭了,寒月也跟着哭了,女子的感情总是细腻的,泪水正好阐述了她们的娇弱,虽说哭泣有真有假,但那番伤心欲绝却难辨真伪。

芸芯哽咽道:「老公,到底是谁?」寒月摇头不语,挥泪不止,芸芯也不再问,二女抱头悲泣,哭得昏天黑地。

此时此刻,自然该『幕后黑手』登场了,我笑道:「夫人,这套淫具是贫道送给神皇陛下的,你觉得美吗?」芸芯霍然起身,祭出十二口飞剑劈来,寒月大惊:「芯儿,住手!」

我抬起手臂,那十二口飞剑便落到袖中去了,宛如泥牛入海,再无动静,寒月急忙道:「叶凌玄,芸芯是无心的,你别为难她!」我道:「想我饶了她也行,可你应该说什么?」

寒月膛目结舌,说不出话来,我缓缓走向芸芯,寒月拦在芸芯面前,低声道:「主人,求求你,饶了芸芯吧!」芸芯满脸难以置信:「老公,你在说什么?」
寒月羞愤欲死,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,滚滚而下。

我道:「事到如今,本座告诉你也无妨,你的夫君,寒月神皇陛下,已经做了本座的性奴!」故意将『性奴』二字咬得极重,以此来增加寒月的羞耻感。
芸芯捧起寒月的脸,哭道:「老公,告诉我,这一切不是真的!」寒月艰难的摇了摇头,这位神族皇者已经泣不成声!

分出阴阳化身,并肩坐于床边,命令道:「你们夫妻一起过来给本座吹箫!」
寒月和芸芯同时大怒,寒月道:「叶凌玄,你答应过我,绝对不碰芸芯的!」芸芯极为感动:「老公,原来你……你为了我……。老公,咱们和他拼了,以你的法力……」

寒月摇了摇头:「不行的,他已经封住了我的法力!」她随即看向芸芯,目光坚毅,安慰道:「不过,老婆别害怕,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!」芸芯点了点头,随即又开始摇头:「老公,我不要你为了我受委屈,虽然咱们敌不过他,但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咱们一起死吧!」

寒月道:「这个人心狠手辣、法力高强,他绝不会让咱们痛痛快快的死……」
我道:「不错!落在本座手里,你们夫妻二人想死都难!不过,本座也不愿食言背信,寒月,只要你好好伺候本座,本座或许可以饶了你老婆!」

寒月道:「好!我答应你!」我道:「你自称什么,又该称呼我什么?」寒月又羞又恼,但也没奈何,低声道:「主人,奴儿一定听话。」我道:「好!自己脱光衣服,然后跪下像母狗一样的爬,替本座的化身吹箫!」

芸芯急叫:「不要!求求你,饶了我老公吧!」寒月道:「芸芯,你不要求……

主人!这些事,让我来!我不希望你受任何委屈!」说着话,寒月脱下了衣衫,最后的遮羞布终于揭去,神族皇者的尊严已被彻底的践踏!

寒月无瑕的娇躯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,乳头、阴蒂上的圆环无比醒目,束缚玉体的锁链无比抢眼,衬托的寒月神皇无比屈辱,无比凄惨,但这只是刚刚开始,寒月慢慢跪下,开始无比艰难的狗爬。

可惜寒月看不到芸芯在她身后露出的表情,那是嫉妒、鄙夷混合着幸灾乐祸的表情,显然芸芯也想在娇躯上穿戴我赐予的淫具,并且尽情的服侍我,不,她想服侍的,不是我,是权力、地位、财富、灵药,以及她所期盼的一切!

在这天地间,这种贱女人多得是,她们不爱男人,甚至不爱任何人,只爱自己,如果不是为了调教寒月,我绝对懒得跟她废话!

看着寒月像母狗一样的爬,心底有隐隐的快意,但凌虐还要继续加深,命令道:「神皇陛下,撅高屁股,再撅高,很好,想象自己是一条真正的母狗,正在撒欢,屁股左右摇动,这么丰满的屁股必须完全展露!再摇得剧烈些,淫荡,摇出那种淫荡的感觉!」

寒月羞愤欲死,但却不敢反抗,撅着雪白的大屁股疯狂的摇晃,慢慢爬到阴阳化身面前,刚要伸手去握那两根鸡巴,我道:「等一下!先分开腿躺下,让我看看神皇陛下的浪穴是不是流水了。」

芸芯哭道:「求你了,别折磨我丈夫了!」寒月却咬紧牙关,一言不发,面朝着阴阳化身,慢慢躺到地板上,随即分开大腿,将女子胯下最隐秘的嫩穴暴露在空气中。

阴化身抬起脚,用脚趾拨弄寒月的阴蒂,引得寒月一阵颤栗,笑道:「堂堂的神皇陛下竟然如此淫荡,学母狗爬居然也会流出这么多的淫水!」寒月忍不住辩解道:「不是的,是你的淫具把我弄得这样的!」

我道:「如果你再敢自称『我』,那就换你老婆来舔鸡巴!」寒月急忙道:「主人,奴儿知错了!」我道:「作为惩罚,开始手淫吧,自己玩弄这具淫荡的身体,泄出来就饶了你!」

寒月没有丝毫抗拒,因为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,把春葱般的手指放入小嘴里,香舌舔湿指尖,随即把手伸到胯下,开始玩弄自己,阴阳化身俯下身,仔细欣赏神族女皇手淫时的媚态,寒月被盯视着,更加难堪、羞愤,但却无可奈何,只能继续疯狂的自渎,在她看来,只要泄出来,惩罚就结束了,但她不知道,新的惩罚会立刻开始。

我强行把芸芯拉到寒月身边,一起看着寒月手淫,寒月羞愤欲死,哭道:「别让她看,主人,求求你!」芸芯也哭的一塌糊涂:「求求你,放过我丈夫吧!」
我道:「你们夫妻两个必须要有一个人手淫,另一人必须在一边看,具体是谁手淫给谁看,你们自己商量。」

芸芯道:「老公,你起来吧,让我来,你是神族皇者,不可以受这种侮辱!」
寒月道:「不!我不要你受委屈!」说着话,越加疯狂的手淫着,我抓住芸芯的头发,将她的脸按在寒月脸上,命令道:「来,夫妻亲一个,这样神皇陛下也能快一点泄出来!」

芸芯立刻疯狂的索吻,寒月亦激烈的回吻,两个女子的香舌纠缠在一起,畸恋凄美无比,在这变态的调教下,寒月的身体很快就承受不住了,开始间歇的痉挛,但寒月的手指仍在玩弄自己的身体,寒月痉挛的越来越厉害,小腹剧烈起伏,两片小阴唇也开始不停的开合,显然马上就要达到高潮!

阴化身轻轻踢开寒月的手指,跟着用脚趾踩住寒月的阴蒂,发起了最后一击!
被男人用脚趾撩拨出高潮自然极度羞耻,寒月立刻想合拢大腿,阳化身立即踩住寒月的一条腿,阴化身也踩住她的另一条腿,阴化身的脚趾则继续刺激寒月的阴蒂,芸芯也疯狂的吻着寒月,不给她任何的喘息机会,此时的寒月身处风口浪尖,再也无法遏制快感的侵袭,娇躯一抖,阴精混合着大股的淫水从穴中喷了出来!

寒月虽是躺在地下,但大腿被踩在娇躯两侧,胯下的浪穴自然微微上扬,因此她喷出的体液画了一个弧形,洒在了床上……

寒月和芸芯并排躺在地上,静静的喘息着,两具娇躯的胸膛都微微起伏,四只大奶子按照奇异的韵律耸动,情欲横流在四周,芸芯把头埋在寒月胸前,娇声道:「老公……对不起……」寒月点了点头,轻抚芸芯的发梢。

我道:「果然是夫妻情深啊!那么接下来,就上演棒打鸳鸯好了,当然了,是用肉棒打!」寒月尚未开口,芸芯抢着道:「这次让我来承受!老公,我愿与你分担一切!」寒月摇了摇头:「不行!」

芸芯刚要开口,阴化身已把寒月扯上了床,寒月手足摆动,开始挣扎:「让芸芯出去!我不想被她看到!」芸芯道:「不要!让我来承受!」阴化身毫不理会,把寒月按在床上,从后位进入寒月的身体,此时此刻,神族女皇仿佛被长矛贯穿的战士,发出垂死的哀嚎:「不要看我,老婆,别看,我不想被你看到……」
芸芯拼命向寒月跑去,却被阳化身按住,一时间,这对假凤虚凰相视而泣,而那长矛依旧在『丈夫』的体内攒刺,『妻子』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!

阴化身跪在寒月身后,抱住这位神族女皇的腰肢,将象征男性的鸡巴不停地捅入她体内,寒月不愿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受辱,开始剧烈挣扎,纤腰猛扭,玉腿乱蹬,却被阴化身抓住她肩胛骨上镶嵌的锁链,把寒月死死按住,龟头连连狠捣子宫口,寒月如受重创,渐渐无力反抗。

寒月身上的锁链不仅可以激发她的淫欲,更成为男人驾驭她的缰绳,令堂堂的神族女皇彻底沦为男人胯下的坐骑,任凭这匹母马如何跳跃奔腾,都无法将她背上的男人甩下来,而男人抓住『缰绳』之后,更可以借力抽插,洞穿这匹母马的要害!

鏖战半晌,母马精疲力竭,浑身大汗淋漓,终于彻底软倒,四肢跪地,垂颈低头,发出不甘的嘶鸣。

我凑到芸芯耳边,低声道:「再烈的马也会被人骑在胯下,而你的丈夫也迟早会被本座驯服的!」芸芯慢慢走到床前,缓缓跪下,把脸贴在寒月脸上,轻轻磨蹭,寒月承受着鸡巴的抽插,不停的喘息,芸芯流着泪问:「老公,是不是很难过?」

寒月也流着泪回答:「老婆……好难受……我的身体……要被他捅穿了……」
芸芯吻去寒月的泪水,轻声道:「他的……很粗吗?」寒月咬牙道:「很粗……而且他……他很狠毒……故意在……在我里面搅……子宫要……化……」
阴化身垂下手,去玩弄阴蒂,寒月大叫一声,猛的仰起头,淡蓝色的长发飞舞在脑后,芸芯目光悲哀的看着『丈夫』,我道:「芸芯,你的丈夫又要泄了,真是放荡呢!」

寒月颤声道:「芸芯……别看……别看我的丑态……这样的我……没脸……」
一句话没说完,寒月已经达到了高潮,娇躯一抖,泄出了大股的阴精,这位神族皇者倒了下去,倒在她的女人面前……

芸芯在抽泣,寒月在喘息,我道:「本座化身的精液马上就要注入你丈夫的体内,你丈夫承接精液时的表情,你一定要看仔细!」寒月哭道:「不要看!芸芯,不要看!主人,我求求……呀……射进来了……别看……」

我道:「如果你不看,我就杀掉你丈夫!」芸芯哭道:「我会看,我会看,不要伤害她!」寒月想要说话,却开不了口,只发出一阵阵哀嚎,大量滚烫的精液直接喷在子宫壁上,烧灼着女人脆弱的神经,淹没了女人卑微的尊严,这一刻,没有神皇,也不再是呼风唤雨的巨擎,只有承接精液洗礼的娇弱女人……

阴化身抽出鸡巴,一丝白色的液体从寒月的肉缝中渗出,顺着大腿流下,寒月痛哭流涕:「你杀了我吧!你杀了我吧!」芸芯搂住寒月不停的安慰,过了许久,才令寒月平静下来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每天都用变态手段调教寒月,寒月稍有反抗,便以芸芯做要挟,寒月只得乖乖就范,芸芯也积极配合,不停地安慰寒月,令她不至于彻底崩溃,吹箫食精、裸衣艳舞随时发生,捆绑、鞭打、排便、放尿更是每天上演,偶尔会命令寒月和芸芯交媾,这对假凤虚凰便忘乎所以的寻欢作乐,在肉体纠缠中,寒月竭力寻找最后的欢愉。

寒月神皇被四马攒蹄的绑住,娇躯吊在半空中,芸芯跪伏在寒月身后,对准寒月敞开的大腿间舔舐,寒月被女子舔下身,没有丝毫反感,情欲便愈加沸腾,口中呻吟不断:「芸芯……那里不行……别舔……」芸芯一边舔,一边含混不清的道:「不行,如果我不舔,他就会给你催乳了!」

芸芯舔的津津有味,寒月满脸欲仙欲死,芸芯舔的兴发,微微摇头晃脑,寒月的娇躯也随之摆动,垂在身下的大奶子荡来荡去,乳头上的圆环和锁链也被牵动,神族皇者沦为性奴玩物,这种落差极为巨大,但又香艳无比、淫靡之极!
走到寒月身边,蹲下身子,含住她一边的乳房吸吮,同时拉住锁链,扯着寒月另一边的乳房玩弄,过了片刻,在交替的玩弄两边乳房,直把寒月折腾的气喘如牛,乳头充血挺立,才停止舔弄,跟着咬住寒月的耳垂,笑道:「神皇陛下,这凌空悬吊、爱妻舔阴的滋味如何啊?」寒月皱眉不语,但眼神分不清痛苦还是欢愉。

分出阴化身,走到寒月身后,撵走芸芯,伸手剥开寒月的小阴唇,将龟头顶在穴口,因为有大量的淫液和口水,所以毫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,芸芯乖巧的爬到寒月身下,开始舔吮阴蒂,如此一来,寒月内忧外患,立刻大声呻吟起来,随即被本尊的鸡巴插进嘴里,叫都叫不出来。

芸芯不光舔吮寒月的阴蒂,偶尔还会偷偷舔一下阴化身的睾丸,试探了几下之后,没有被训斥,就开始放心大胆的舔了,阴化身正在卖力的操寒月,也懒得理会她的小动作,芸芯尝到甜头,拼命地讨好谄媚,小嘴卖弄风骚,香舌吞吐春情,令阴化身极为舒爽。

狠操数百下,在寒月哭爹叫娘的呻吟声中开始射精,寒月被紧紧的绑住,丝毫无法阻止精液的注入,畅快的射完精华,抽出鸡巴,跟着把芸芯的脸压到寒月胯下,命令道:「伸出舌头舔!从你丈夫体内流出来的精液都要舔干净!」
芸芯淫贱无比,对寒月屄中流出的精液甘之如饴,香舌钻入肉缝中,卖力的舔弄着,寒月羞愤欲死,又被舔的奇爽无比,仰起头大口大口的喘气,过了片刻,硬生生被芸芯舔出了高潮,娇躯急抖几下,便渐渐瘫软了,芸芯抬起头,唇舌从寒月穴口扯出一丝乳白色粘液,那是阴化身留在寒月体内的精液,雄性的象征,现在却分别粘连在寒月胯下和芸芯唇边,将两个女人结合在一起……

解开绑住寒月手脚的绳索,寒月无力的趴在地上,一边喘息,一边抽泣,布满汗水的娇躯也因此不停地颤抖,看着寒月的背影,竟觉得楚楚可怜,但尽情凌虐神族女皇的成就感反而更加强烈。

我转身离去,自回静室打坐,留下『苦命鸳鸯』相拥而泣,芸芯安慰了寒月半天,方才脱身离去。

如果在寒月面前揭穿芸芯的真面目,这位神族皇者就会知道自己一直守护的东西有多肮脏,同样会明白自己有多无知,如此一来,她必然大受打击,或许可以趁机驯服这头野性不改的母老虎!

悄悄分出阴化身,去缠住芸芯,本尊径自去见寒月,准备在这位神族女皇面前,彻底粉碎她最重要、最珍视的『爱情』!

推开寝宫的门,寒月仍在默默垂泪,见我进来,却一言不发的偏过头去,我道:「你落到今天的下场,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?」寒月淡淡的道:「是我太大意了,两次被你偷袭得逞!」

摇了摇头,我道:「非战之罪!这世间被人暗算的强者并不是只有你一个,但你却是最悲哀的!」寒月冷笑不语,我道:「我和你是敌对关系,不论如何暗算你、折磨你,都是各为其主!你败在我手里,就像落入埋伏、战死沙场的名将,没什么悲哀的!但是……」

寒月咬着牙道:「但是什么?」我道:「你的悲哀之处,在于识人不明!烈阳宠你爱你,你却不屑一顾,芸芯吃里扒外,你却视若珍宝……」寒月大怒,俏脸涨得通红:「你胡说!芸芯不是这样的人!」

我看着寒月,寒月也昂然的反瞪,僵持片刻,寒月眼底闪过一丝慌乱:「不,不可能,芸芯不可能是这种人!」说着话,就要起身去找芸芯,我扣住寒月的手腕,将她拦住:「别着急,我会让你看到真相,让你明白你有多无知,我帮你遮蔽气息,跟我来!」

和寒月一起来到芸芯的房间门口,随手施法,令寒月能看到房中的一切。
阴化身端坐椅上,芸芯跪伏于地,脸上带着讨好的微笑:「教主,寒月已经成为您的禁脔,您就把贱妾收入乱淫教吧,贱妾一定好好伺候您!」阴化身道:「寒月口服心不服,你入教的事还是等以后再说吧!」

芸芯急忙道:「教主,那咱们再加紧调教,教主不要再对她心慈手软了……」
阴化身道:「依你之见,该当如何啊?」

芸芯媚笑道:「寒月之所以心不服,是因为她常年身居神皇高位,咱们必须打碎她的尊严!不如把她拉到世俗去,贱妾听说人族有种整治淫妇的木驴,咱们就让她骑着木驴游街,让那些贩夫走卒围观她的丑态,让她尊严扫地……」
寒月彻底崩溃,悲愤难抑,拼命地推开房门,揪起芸芯,大声质问道:「为什么?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?为了你,我忍了多少!叶凌玄每天折磨我,奸淫我,逼我喝精液,逼我舔他的身体,每一次我都难过的要死,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早就受不了了,我每天都要发疯,但为了你,我拼命的忍,因为他告诉我,如果我反抗,他就会折磨你……」

芸芯大为慌乱,不知该如何是好,随即挣开寒月,扑到阴化身身边,抱住阴化身的腿,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:「教主,一不做,二不休,既然这淫妇知道了,咱们也别跟她废话了,她如果不驯服,咱们就拉着她游街,整治女人的办法很多……」

寒月怒极反笑,声音悲愤无比:「我瞎了双眼,竟会和你结为夫妇,对你千依百顺,叶凌玄说得对,被敌人打败不悲哀,被自己人出卖,才是真正的悲哀!」
芸芯霍然转身,冷笑道:「夫妇?自己人?你的无知令我想笑!你只是个女人而已,凭什么做我丈夫?男人可以把鸡巴插进我的身体,操的我死去活来,男人可以射出精液,搞大我的肚子,你能吗?每次和你做,都恶心的要死!教主神通广大,是真正的男人,我宁可给他舔鸡巴、舔屁眼,也不要和你在一起!」
寒月再也忍耐不住,猛扑过去,和芸芯斗了起来,以寒月的神通,芸芯本不是对手,但寒月法力已失,一时难以取胜,可她的境界高出芸芯甚多,肉身又无比强横,芸芯的飞剑根本伤不了她,寒月近身搏斗,以巧破力,反而打得芸芯没有还手之力。

芸芯见势不妙,急叫道:「教主,快制住这淫妇!」我点了点头,本尊拦下寒月,阴化身挡住芸芯,从中间分开二女,芸芯如遇大赦,躲在一边,不敢再出言挑衅,寒月却拼命挣扎,大有不杀芸芯誓不罢休的架势。

寒月自幼骄纵,被神族千宠万溺,哪里受过如此愚弄?她为人行事又不管不顾,被拦住后暴跳如雷:「叶凌玄,让我恢复法力,只要让我杀了她,你想怎么样,我都答应你!」芸芯大惊,急的说不出话来,只能连连摇头。

如果放开寒月,再想制住她就很难了,但寒月的道心因愤怒和悔恨而彻底崩溃,此刻正是她最虚弱的时候,如果把握住机会,必然可以彻底驯服她,究竟放还是不放?

面对如此抉择,我也不禁有些犹豫,寒月却忽然叫道:「主人,求求你,让奴儿恢复法力!」听了寒月的话,我决定赌一把,手掐法诀,九枚法针从寒月穴道内飞出,失去枷锁压制的神族皇者彻底苏醒了,屈辱令她愤怒,背叛令她疯狂!
寒月神皇满脸杀气,缓缓向芸芯走去,芸芯想要逃离,但空间被寒月锁住,她无路可逃,急忙连滚带爬的奔到我面前,哀声道:「教主,救救我,我是为你了才……」我道:「不是!你是为了自己才落到这一步的,如果你对寒月稍有几分真心,她绝对不会杀你!」

芸芯还想要说些什么,但冰霜封住了她的脚,并且急速蔓延,一直冻到胸口,覆盖她丰满的乳房,芸芯哭叫:「我不要死……」寒月走到她面前,捧起她的脸,深深地吻了下去,过了片刻才抬起头,轻声道:「老婆,我爱你,曾经!芸芯,我恨你,现在!」

这是芸芯听到的最后一句话,她的眼眸瞬间失去光泽,冰霜连她的脸也覆盖了,那美丽躯体中的肮脏元神已被冻结,她没有转世的机会……

我道:「现在你明白你为何悲哀了吧?」寒月仿佛失去了生气,娇躯摇摇欲坠,我知道这是她道心崩溃引发的反噬,但祸兮福所倚,道心不破不立,崩溃失守焉知非福?

我道:「寒月,你只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娇娇女,不具备领袖的能力,你自己也应该发现了吧,烈阳死后,你们的势力大为衰弱,这不单单是损失了一位巨擎,更是你领导无方!而烈阳的死和芸芯的背叛,更证明了你的昏庸、无知!」
寒月突然变得激动,嘶喊道:「我是一无是处,但你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只会用诡计暗算我,我落在你手里,你日夜折磨我,我那么难过,都要死了,你也不饶过我……」

我道:「你没有主动求我饶恕你啊!」寒月哭道:「我不求你,你就不会主动放过我?你是个男人,却欺负女人!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我……」我道:「你终于承认自己是女人了?」寒月哭道:「我承不承认,也和你没有关系,你想让我做你的奴隶,绝对不可能,我宁可死了,也不会屈服于你!」

我道:「我不是烈阳,不会宠你!我不是芸芯,不会背叛你!我是你的主人,会用我的方法征服你,你可以反抗,也可以逃走,但我不会放过你!只有我能驾驭你,我会好好的利用你!」

寒月边哭边冷笑:「驾驭我?利用我?我一无是处,不值得你浪费时间!」
从寒月的话语中,我已经察觉到她的自卑、自弃,如果此时收服她,只能得到一只失去野性、病危等死的猫儿,只有帮她重新建立勇气、尊严、道心,才能得到那只『雌』霸群山的猛虎!

我道:「每一个人都有长处,你身为神族皇者,自然也不例外!」寒月垂泪不语,我道:「你想没想过,我为什么要暗算你?」寒月想了想,才疑惑的问:「为什么?」我轻叹一声,道:「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?我要是能打赢你,还用得着偷袭吗?」

寒月忘了哭泣,愣愣的道:「对哦!」我道:「神族先天克制其他种族,你的战斗天赋也是无比卓越,面对你,我没有必胜的把握!」寒月霍然站起,盯着我跃跃欲试,道心竟然逐渐稳固,这种一根筋的性格也能成为巨擎,果然是没天理,但话说回来,也只有执着的近乎愚钝人,才能在修真之路上走的更远。
我道:「你先别激动,除了打架斗殴之外,你根本一无是处,当然,如果你主动分开腿求操,也算没浪费这具娇躯……」寒月大怒,俏脸涨得通红:「放你的狗臭屁!」我道:「信不信由你!但你记住一点,跟我在一起,我会告诉你应该做什么,把那些不擅长的事情交给我,你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风光!」

帮寒月重建道心只是过程,最终目的仍是收服这位神族女皇,寒月是一根筋的性格,此时此刻,把话说得越明白,征服她的把握就越大!

寒月沉思半晌,抬起头道:「跟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!你敢不敢?」目光坚毅,神情肃然,这种表情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寒月脸上!

我有四象鼎,寒月有五行旗,我有阴阳化身,寒月有广寒宫本源之力,如果硬碰硬的正面交手,我确实没有必胜的把握,但胜负不可预料的战斗岂不更令人热血澎湃?

每一位骑士都想征服最烈最快的马,每一个男人都想征服最美最傲的女人,既然这匹母马发出最后的挑战,那我何妨应战?只要走完这最后一步,就可以骑在这匹母马的背上任意驰骋!

淡淡的道:「我不敢的事情还很少!」当下和阴阳化身并立,凝神待敌。
寒月道:「既然你说我的战斗天赋极为卓越,那我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!」
笑了笑,我道:「别说大话!就算不施诡计,在这周天六道之内,能凭实力把我压倒的,也还没有几个!」

理想抱负和现实是有差别的,这一交手,居然打不过寒月,这婆娘本就比当年的烈阳神皇强了一筹,此刻道心破而后立,战意如虹,施法速度快的难以形容,万千冰箭居然随手而发,密如急雨,挡者披靡!

寒月更以自身为阵眼,以五行旗为阵基,将千丈之内都化为阵法,本尊和阴阳化身跟她近身交战,受到极大压制,玄冥双剑劈刺削砍,宛如陷入泥潭,而寒月得五行旗振幅法力,又可调动广寒宫本源之力,如鱼得水,身法快如闪电,盘璃望月刀撕天裂地,砍在山岩盾上,发出『咔咔』声响,震得阳化身双臂酸麻,几乎握持不住。

幸亏四象鼎是混沌至宝,不受五行之力克制,总算能稳住阵脚,但四象鼎主炼化,在破敌对战上终究不及五行旗,斗了数千招之后,躲闪稍慢,盘璃望月刀已经架在阴化身的脖子上,寒月冷冷的道:「还打吗?」

我道:「不打了,输了就是输了,这种战败的滋味,我也想尝一尝。」寒月收刀站立,沉思片刻才道:「你说得对,除了堂堂正正的交手外,其他的事情我不擅长,既然你败在我手里,那你就做我的奴隶,这些麻烦的事情就交给你打理……」

我道:「你记住,无论输赢,你都只能做我的性奴,我是不会臣服于你的!」
寒月的星眸斜睨过来,不满道:「为什么?你输了,就必须做我的奴隶,被我统治!」

笑了笑,我反问道:「凡人和千里马,哪个跑得快?」寒月不明所以,随口道:「千里马!」我又问道:「那是千里马骑凡人,还是凡人骑千里马?」寒月翻起白眼道:「肯定是人骑马啊!」

我继续问道:「公平交手,是你强,还是我强?」寒月哼了一声,有些得意:「我强!」图穷自然匕见,我问道:「那是我统治你,还是你统治我?」连续几个问题把寒月问懵了,想也不想的道:「你统治我!」

我道:「神皇陛下对答如流,果然大智大慧,愧煞我辈须眉!」这种脑袋瓜子,还想统治别人?每天撅着屁股乖乖挨操才比较适合她!

沉寂片刻,寒月叫了起来:「为什么?不公平!马比人跑得快,我比你强,为什么人骑马,你统治我?」寒月的语气有些茫然,显然百思不得其解。

但此时此刻,我心底也有几个疑惑,不答反问道:「我先问你几件事,当初七情和六欲离开多情海,是谁告诉你的?」这个人带走了宋鹏的元神,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找出来!

寒月道:「是白骨魔君,他说多情海空虚,可以掳些美女享乐。」闻言,我微微吃惊,白骨魔君已经在天山一役陨落了,那事情就变得复杂了,如果他在宋鹏体内种下魂种之类的法术,那宋鹏也跟着死了,可如果他视宋鹏为蝼蚁,稍稍大意,那宋鹏不就彻底获得自由了吗?

我道:「我再问你,雨掌旗、妲己她们没有参加安天盛会,你知道原因吗?」
寒月道:「之前如来和妲己她们约我去商议,好像要去见一个人,又好像跟八大势力其中的一个有关,但我懒得理会,就没参与,所以详细的事情她们也没有告诉我,我觉得可能跟这个有关吧。」

关键之处含糊不清,说了等于没说,但想想这位神族女皇陛下的脑袋瓜子,又觉得实在不能对她有多高的要求,当下让阴化身搂住她的娇躯,抬起神皇陛下的一条玉腿,从后位进入寒月的身体,开始畅快的抽插。

寒月虽被操的上气不接下气,却依然没从之前的问题中回过神来,虽然急促的喘息着,口中兀自不依不挠:「……你还没给我说清楚呢……为什么马跑的比人快……反而是人骑马……我比你强……反而是你统治我……」

阳化身把寒月的头扳到胯下,鸡巴捅入她的小嘴,堵住了她的疑问,我道:「如果你能想明白这个问题,或许就是你统治我了!」

(未完待续)

这一次把解答放在正文后面,之前有狼友提出来,寒月的目光过于肤浅,不符合神皇的身份、地位,但历来的皇帝当中,目光肤浅的多了去了,皇帝只是一种身份,不代表能力。

寒月这个人,没什么朋友,也没什么真情,神族本就人丁稀少,她又不辨忠奸,行事任性,自然成了『孤家寡人』,但成为叶老魔的性奴之后,她只负责战斗和交欢,叶老魔物尽其用,她终于可以发光发热了。

芸芯这个角色,确实很贱,是无骨气、无能力的低阶修士的缩影,盲目的追求权势、地位,最终下场凄惨,她和姜甜儿是有很大区别的,姜甜儿置生死于度外,一切以霸业为重,被叶老魔揭穿之后,仍敢侃侃而谈,可芸芯只会吃里扒外、阿谀奉承,死到临头还妄图侥幸,可笑可叹!

如果是姜甜儿和寒月相恋,她绝对不会随便出去找男人鬼混,因为寒月实力强,有助于霸业建立,但芸芯却只会追求淫欲,混吃等死,这种性格被叶老魔彻底鄙夷,连操都懒得操。

有绿妻控见紫涵几章没出场,大感兴味索然,这个真没办法,本书要写的东西太多,确实不能老盯着一个角色,而且小弟写书尽量不想重复,宁可一笔带过,虽是情色小说,但不会单纯为情色而情色。

小弟先透露下,接下来的七八章,都不会有紫涵正面出场,这个角色在本书中大段大段的失踪,确实是奇葩,但小弟对她的每一次出场,都花费了不少的心血,这个角色会发挥虐心作用的,请大家耐心等待吧。

[本帖最后由ls1991lsok于编辑]


 评分

 相关推荐

网站地图

产品合作:@A_yindang

警告: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,對全球華人服務,受北美法律保護,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,請自行離開!